请您远离两种人……

html模版 请您远离两种人…… 作者 | 天涯补刀 最近上海疫情比较严重,好多人在后台要我说说这件事,甚至有些人想要逼迫我从“道德”层面去批评某些网红专家。 说实话,我真的挺反感这事的,也...

日期: 2022-08-02 16:16
html模版请您远离两种人……

作者 | 天涯补刀

最近上海疫情比较严重,好多人在后台要我说说这件事,甚至有些人想要逼迫我从“道德”层面去批评某些网红专家。

说实话,我真的挺反感这事的,也挺反感网络上的一些蹭热度的作者。

我擅长的是国际时政方面的分析,不是疫情专家,在疫情方面我掌握的知识并不比普通人多多少,你非让我这样的“半吊子”去分析疫情,你敢看吗?

事实上,不仅仅我是一个“半吊子”,网络上绝大多数分析疫情的人也都是个“半吊子”,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有胆子去分析的。

虽然我没有分析疫情的能力,但是这次的疫情让我看出很多问题,所以没忍住还是决定写一篇文章。

这篇文章的内容来源于我的真实经历,也想以此提醒大家:一定要远离“两种人”。

很多人知道,我以前在油田工作了十几年,算得上一个技术专家。

在我工作十几年的时间内,我也遇到过很多人,经历过很多事,也有一些感悟。下面,我就举两个真实的例子来表达我今天文章的观点。

我以前主要从事油田勘探开发工作,主要工作就是进行技术研究,如何发现油田?如何将地下的石油以最小的成本最多的开采出来?

在这个过程中,就遇到了很多的人和事,这些人、这些事就构成了我人生中的非常重要的经历,而这些经历又让我对人生有了一些感悟。

比如,下面的图中是3口已经投入的开发采油井:曲线是钻井的时候测出的地层特征曲线。从图中可以明显的看出井A和井B之间的距离有点偏大,具备在中间加密打一口井。

作为一个技术人员,那么我就要分析这口井能不能打了?

从图形上来看,很简单:在实测的地层特征曲线上,已经开发的3口采油井有非常明显的相似性,所以我就可以把它连起来,形成一个油藏剖面图。

这个时候,就有人和我杠上了:你怎么知道地下的油层就是这样分布的?难道没有其它的可能吗?你敢肯定地层油层就是这么分布的吗?

我当然不知道地下的油层是怎么分布的,我也不敢肯定我们这么画的剖面就一定是正确的,因为从已知的三条实测地层曲线来看,确实有很多种组合,你可以连成像我上面的那个剖面,也可以连成其它的剖面。

比如,我们可以连成模式一的剖面:虽然已知的3口井地层曲线相似性非常强,但是它们确实有可能存在于两个不同的砂体中。

我们还可以画成模式二的剖面:在采油井A和采油井B之间正好有一个断层,把一个完整的油层切割成了两部分。

也就是说:我们从已知的三条地层曲线特征可以描绘出很多种油藏模式,有无数种可能。

判断油层连接的形式非常重要,因为一旦判断错误,就可能造成决策错误,会造成比较大的经济损失。

比如,按照我画出的剖面图,那么是可以在井A和井B之间设计一口加密井的,因为一定能打到油层。

但是,如果地下油层不像我设想的那样,而是模式一和模式二那样分布的,那么这口加密井就不能打了,因为打不到油层,是一口空井。

模式一:打井的过程中没有遇到油层,是一口空井;

模式二:打井的过程中,遇到了断层,也是一口空井。

那么问题就来了:我们知道的只是已知3口井的地层曲线,没有任何其它的资料,而地下油层的分布有很多种可能,该怎么办?

这时我就会告诉你:用我的那种模式来打井。

就是下面这个图:

为什么要用下面这个图?

因为这个是我通过专业判断出来的。

主要原因有四个:

第一,这三条曲线的相似性非常的好,不太可能是两个砂体;

第二,这个油田是沉积扇体系,而且这几个油井处于扇根部位,是大规模的沉积,不太可能是两个不同的砂体;

第三,在钻井的过程中,我们在井A和井B没有钻遇到断点,所以存在断层的可能性比较小;

第四,在脉冲干扰试井的时候,井A和井B之间有明显的反应,这说明这两口井是连通的;

……

当然了,这些原因过于专业,大家看不懂也没有关系。

总之,我的这个剖面是经过非常专业的判断以后才得出来的,不是拍脑袋胡乱的画出来的。

但是,这时就有一个非专业的人问了:我承认你分析的很有道理,但是即使如此难道你就敢肯定这个判断就100%的正确吗?如果你的判断是错误的,到时打了一口空井,损失几百万,你承担责任吗?

我当然不能肯定我的判断就100%的准确,要是真打空了,我也承担不了责任,我也承担不起??我工作十年的工资加起来也赔不起这一口井的损失啊!

这个油田是扇体沉积,而且油井处于扇根部位,正常情况下,肯定是一个整体,但是谁也不敢保证在井A和井B之间就一定不会出现一条河道将这个砂体“一分为二”;在井A和井B之间没有钻到断点,但是谁也不敢保证井A和井B之间就完全不可能出现一个非常小的断层……但是,这种概率是极低的!

所以,在我的专业判断下:虽然我不能完全排除这口井有打空的可能,但是我认定这口井可以打。

这时,有人就说了:你这判断不严谨,有漏洞,这口井不能打!

我承认我的判断不严谨,我也承认我不敢保证打出的井就一定能采出石油来,但是问题是:现在井A和井B之间确实缺少一口井,井网不完善,需要补充一口井(为了提高最终采收率);另外,现在产量形势比较紧张,也需要增加钻井来提高产量……

你说我的方案不严谨,那你倒是拿出一个严谨的方案出来啊?你倒是拿出一个无懈可击的方案出来啊?

你拿不出来!

因为我的方案在目前已知的条件下,已经是最优方案了。

事实上,任何一个专业的领导在看到我的方案以后,都不会有任何的疑问就签字:同意打这口井。

因为专业的领导看到我的分析以后,人家一眼就能看出来我的方案是当前条件下合理的??虽然有打空的可能,那也是小概率的事情,就算打空了也怪不到我头上,因为只要是一个专业人士都会做出和我一样的判断。

但是,意外发生了:这口井打下来,确实没有打到油层。

通过分析以后,最终得出结论:地下的实际情况应该是模式一,即一条河道将一个完整的砂体“一分为二”,我们打的那口井正好打到没有油层的地方了。

这个时候,和我辩论的那个人就开始咋呼了:我就说你那个方案不严谨了吧,现在打空了吧,你的水平也就那样了!打了一口空井,给公司造成那么大的损失……

然后,他见人就说他当初是多么多么的反对打这口井,见人就说我多么多么不重视他的意见……

所以,我最讨厌的一种人就是:别人在努力的做事,他却不停的在挑别人的毛病,但是他自己又拿不出更好的方案。

挑毛病谁都会!

不做事,就永远不会做错事!

我们公正客观的说:如果我们不打那口井,那么我们永远是不会知道地下的砂体被一条河道“一分为二”了;如果我们不打那口井,凯发娱乐信誉,以后终究还有人要去打那口井的,因为只要是专业的人员,就一定会设计成我那种方案,而那个方案在专业领导的眼中一定是合理的,一定会同意这个方案的。

也就是说:这个错误是永远都避免不了的!

有些错,一定是要犯的,就算你躲过了今天,也躲不过明天!有些错,不犯,你就永远不知道真相是什么?

我说这个例子要表达什么问题呢?

在上海疫情的过程中,很多专家提出了很多的方案,这些方案有的被证明是正确而有效的,但是也有些方案被证明是错误的!

虽然有些错误,但是人家是从专业的角度做出的判断。

有些人非上纲上线的,非要把那些错误扣到某个专家的头上,恨不得彻底打倒他!甚至有人给人家扣上网红、买办、卖国贼的大帽子……我认为,这是没有道理的。

人家在网络上提出自己的专业见解,得到老百姓的认同,才能成为“网红”的,有错吗?

疫情发生以后,很多所谓的专家屁话都不敢说,更不要说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了!人家张文宏敢在那个时候提出自己专业的见解,稳定住了老百姓的情绪,不让整个社会形成恐慌,贡献何其的大?

现在,疫情防控出现问题了,你就到处骂人家,到处批评这么做不对,那么做不对,既然你明知道不对,当初你干啥去了?为什么领导没有采纳你的意见?

网红又怎么了?

人家又没有依靠网红的身份收割粉丝!

你说人家是买办、是卖国贼,你有任何证据吗?你看到他和哪个外国公司勾结了吗?你有人家收了外国人钱的证据吗?你有人家与境外势力勾结的证据吗?既然你什么都没有,你凭什么张口就说人家是买办?凭什么说人家是卖国贼?

说句难听:要是你在我面前这么污蔑我,我早就给你嘴巴子扇肿了!

没错,我就是在替张文宏抱不平!

这就是我今天要说的“第一种人”:我最讨厌那些自己没本事、拿不出好的方案和办法,整天除了挑别人的毛病和夸夸其谈外,啥事都做不了的人!

我讨厌的第二种人是什么呢?

继续以我的工作经历为例。

我是一个理科生,毕业后就一直在搞技术,而且我自认为自己的技术能力还可以,也曾得到很多的荣誉和奖章。

但是,在别人的眼中,我也有一个非常大的毛病:特别倔。

只要我认定自己是对的,那么谁也改变不了我。

工作的时候,很多领导都不喜欢我的,有些领导甚至看到我都害怕,因为在技术会议的时候,我经常不给领导面子??在技术层面,只要我认为是对的,那么我一定会据理力争,不管面对的是谁!

我这种性格,当时在公司的时候,就形成了两个极端:喜欢我的人,非常喜欢我;讨厌我的人,非常讨厌我!

喜欢我的人,大多都是技术领导;讨厌我的人,大多都是行政领导。

那时,我的性格非常的直,做事的时候不知道“迂回”,不知道“曲线”,更不会拍马屁之类的。

我认为,我是搞技术的,如果领导说啥我就屁颠屁颠的去拍马屁,那我还搞什么技术啊?直接去搞行政不就好了?

领导想要政绩,想要多打井,你明知道有些井打了可能没有效益,但你为了迎合领导,不给领导提供你真实的意见,最后让领导做出了错误的决策,给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失。作为一个技术人员,你的良心能过得去?

所以,在工作的前些年,我的性格真的很不好,那时要是我认为某口井不能打,那么我是坚决不会在方案上签字的,谁要打谁签字去,反正我不签!

后来,随着职位的不断提高,慢慢的走上行政管理的岗位,接触到的领导层次也越来越高,参加的会议级别也越来越高??原中央候补委员王永春曾给我颁过奖(后来他被反腐判了20年)??慢慢的我开始懂得了一些事情。

其中,有一件事情,让我感触非常深!

有一次,领导非要打一批井,而我通过专业分析后,认为那些井不能打,都是低效井,打下来肯定没有效益。然后,就在会议室里和领导吵起来了!

后来,领导把我叫到办公室,我才知道他非要打那一批井的真正原因。

那段时间,国际油价非常低,很多油田都处于亏损状态,于是很多公司都停止了那些低效井的钻井工作,很多钻井工人被迫放假,只能拿个最基本的工资。

领导把我叫到办公室以后就对我说:你说的那些情况我都知道,但是这批井还得打,不打钻井工人就没活干,就没饭吃,打这批井不是一个技术问题,它是一个政治问题。

那时,我才恍然大悟!

从那以后,我的性格就开始变得稍微缓和点了:在技术会议上,我依旧会提出我的专业见解,把正确的信息反馈给领导,但是不会像以前那样和领导争吵了,因为我知道领导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技术问题,还有其它问题??有些事情,在我那个层面,我未必能想到(也不是我该考虑的),领导也未必让我知道。

讲这段是什么意思呢?

疫情不是一件小事,它绝对不是某个或某几个专家就能做出决策的,因为它不仅仅是专业的问题,它更是一个政治问题。

既然它是一个政治问题,那么最终拍板的就一定是行政领导,而不是专家!

现在网络上太多的人在批评上海、批评一些专家,我就想问那些人:你们对上海疫情为何变成这样有过研究吗?你们了解实情吗?你知道这次事件背后的技术方案和政治考量吗?

既然你什么都不了解,你又凭什么大言不惭的批评这个、批评那个的?你们到底是想上海变得更好,还是单纯的只是为了煽动老百姓的情绪,通过收割流量来自己获利呢?

所以,我最讨厌的第二种人就是那种什么事都要掺和一下,哪怕是自己不懂的领域,因为这种人大多不是客观分析,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!

最后,我希望大家一定要远离两种人:

第一种人:自己没有什么本事,什么方案都拿不出来,什么事情都做不成,但是却整天在挑别人毛病的人;

第二种人:自己什么都不知道,但是为了利益,什么事情都要发表下自己的见解,到处煽风点火、扣大帽和制造对立的人。

来源 | 天涯时事

返回顶部